不學吾述

大王(O),图文不喜按X自离。
随笔,练笔。
问题不定回复,需开帖回复时会标名提问人。
※转发标明出处或连结

© 不學吾述
Powered by LOFTER

雪落的禅声

文前請見公告。

------看文之前先確認看過劍蹤--------

------看過的朋友可搭配劍蹤26集------

文末增加清楚補註,大家別LOSS殺誡的威力已經消失,才使得封禪人格不穩,這點也是原因之一,別忘了正劇嘿~這裡沒多寫而已。

------------


剑雪在寻找他由何处来,我却从未想过此点。

我由何处来?


那些人说剑雪是吞佛童子。

我才不信。

那是不懂世事、满口为什么的小朋友。

那是我替他取名剑雪无名的唯一朋友。


那些人说,我是吞佛童子。

我才不理。

一群疯子。


剑雪说,我是吞佛童子。...

點開照片想修圖的瞬間 

他是電我還是鄙視我XD

(眼神太美  直接出圖不修)

拍四次 不知從何整理起(擱著

電腦上看還沒感覺,換手機看,

眼角陰影居然錯覺好像含著滴淚般

補上奇夢三連拍 喜歡這個角度

胡說八道之《封雲山‧白虹紀事》後篇

簡直胡說八道的燈條太亮。


赭杉軍聽到燈條內心滿是懷疑,讓蒼把白虹放出來見見。

當見到了「燈條」的真面目時,乃是以白玉為柄,通體靈光的神劍,可也沒到燈條吧?

赭杉軍覺得需要還劍清白。


赭杉軍:分明你天天熬夜眼睛畏光,還要冤枉人家是燈條。

(白虹:隔壁班班長你人公正話公道啊!我喜歡你!)


蒼:劍術這關本就該你代表去的。

赭杉軍: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金……欸不是,帶什麼話題,你這是對白虹不滿?

蒼:沒有。白虹很好。

(白虹:呼……(心安)

蒼:就是……

(白虹:……(再驚))

赭杉軍:話一次說完。

蒼:就是招搖了點。

(白虹:…...

胡說八道之《封雲山‧白虹記事》

以琴為身

以劍為靈

琴劍合一

是名白虹


吾是白虹,四境同修會初回現世,凌立於修仙台的寶座上看著諸位道長文爭武鬥,只為得到吾白虹──(頓停


明玥:……(睨)


好吧,這次四境同修會奪冠者將得到對劍,即是吾白虹與隔壁座從開鋒至今不曾說過隻字片語,只有眼神活著的明玥。


行走江湖沒把稱心的武器是不能自稱江湖人的,無論劍客、刀客還是道長。

神兵利器人人都想要,各自憑本事。


神兵利器之所以為名,造者自非凡響,出身已有神靈,神兵利器亦會挑選相應者才能發揮最強的威力。


神兵利器之所以重要,乃在平凡...

月血王權(七)

(內文已重新補正)

寫一寫決定直接換七,不分六之二了,前篇章會改回六。

注意:這就是個腦洞文 不要較真

看文前請先看置頂公告。http://jiou-ling.lofter.com/post/2666ed_8d45c0

感謝與慶賀霹靂在B站免費放出霹靂劍蹤高清版陪伴大家~

這次用一下劍蹤的截圖。

[图片]


(七)  


  月色如冰,霜凝着呼吸,肃杀的氛围冻着气息,剑子仙迹与疏楼龙宿一前一后盯住月夜的身影,看似一派轻松,但未将对方低估于西蒙之下。

  将背门完全坦露于剑子仙迹面前的月夜,到底是不将剑子仙迹看在眼里?是故露空门引敌入勾?是十分自信能以...

月血王權(六)

看文前請先看置頂公告。http://jiou-ling.lofter.com/post/2666ed_8d45c0

前言:

這段本來是序篇,不想回頭加了,因此修成六之一,也就是劍子篇,正確時間寫在第一回之前。看完可以回頭接重新開放的一二回。

結尾補上兩張彩蛋(?)照

[图片]

(六)

  在一切事情发生之前,在豁然之境修养生息以复元功的剑子仙迹接到疏楼龙宿的邀约。

  那日午后,总是姗姗来迟的剑子仙迹应好友之邀前来疏楼西风一叙。

  宫灯帏、花苑里,白日的茗茶,对饮者是风雅之人;入夜换上醇酒,对饮者是华贵的紫龙,人依然是他,仅变的是眼神与气氛。

  黄昏入夜,逢魔之刻。

 ...

0114閒聊

阿龍阿毛各自自拍視角

展覽的時候適合各種腦補看圖說故事~

終於拍到劍子的鬢毛沒勾住睫毛的照

而總讓我拍到除魔視角的佛劍這張總算是賞我親切祥和的目光~

P1 某人眼神盡在不言中~wwwww

補充:剛看到說一龍是美黑,心想等等我記得一龍一毛都挺黑的啊~開了B站看....我錯了...一龍真的美黑...XD   再翻了下六龍照......論打光的重要性www(友 : 這叫黑金美/帥)


PS 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有佛劍與阿龍或阿毛的分別同框  因為....大師半蹲 借位照都只能拍到他倆的腰XDDDDD...

這兩張原圖是為了切成看板而拍。

順拼圖兩張給好友某蘇玟。
再嚎一句:刀說版造型真的太好看了。
高冷殺手的釵
運籌帷幄的素
拜託用這組造型拍至尊跟劍魂~
再玩圖下去我要被編輯殺了。

[三先天流氓組]

這次最手滑的非金銀和尚莫屬了。

下回繼續。

銀驃當家原無鄉。(這帖收小當家照,未完)

右側身是超、級、難、拍的角度,已經到不是腰斷就是一不小心往前撲倒劇作家的程度V..V(被現場控管的阿姨不停盯控中
脫坑幾年的時候,瞬間一眼千年的偶。

非常喜歡他...........的脖子以上(那衣服...肩比例....製衣師你...XD)

跟釵公還有阿浪一樣,能盯著他的臉呆望很久,非常有韻味。

IN新莊霹靂偶展

蓮葉組Ending。

這次展出的刀說素與刀說釵  

簡直美爆~超上鏡~被電擊太多次,小心臟很累~

我釵本命真的是一整下午看他獨照看到發呆沒法前進下一張...XD只好趕緊換看別張照片~

---------------------------------

BY今天去新莊文化中心的霹靂偶展。


業小靈公然刷日月CP???

時隔多年一直覺得很謎  剛好又看到有人說這段是藉著業途靈刷日月???

蛤?


其實常有因為時間太長或是可能句子不合適而有適時刪改的狀況,而這段裡,記得寫過的幾句話好像少了幾段...

趁著水逆的最後幾天,既然想起也看到這事,也就順便翻了劇本+片子

就是這段↓↓


不曉得大家有沒覺得斷句很奇怪?

為什麼忽然就  噓~~然後   喔好~~

原文是這樣的↓↓↓


↑↑↑

刪除的對話在此,原文是想說以前日月才子聚在一起時都是討論怎麼對付敵人,例歐陽上智或後來的地理司,那時他們同框就是計劃消滅敵人或是互相...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