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貓耕田的大王

常在半夜隨興發帖+刪帖的種田叔叔
稿子上的一介武夫。
愛好:小說、動漫、布袋戲。緩慢地搬文。
發文:純休閒自娛,正經東西不多,凡事放輕鬆,互相尊重就好

【知己】【三傑】兩篇賀文回補lofter

苗疆三傑首次同框紀念。


兄弟們的視線 老溫你愉悅嗎~



從黑白龍狼初看笑他一臉呆,到後來反而很喜歡的一版目大(小)溫,

就此退下換版本。

木偶需雕刻師、製衣師與造型師設計其形,以及偶師、導播、編劇與口白賦予其靈,而後才是完整的....


木頭人。(冷吱吱)


找回兩篇2014年7月的賀文補貼在LOFTER

-------------------

答應小草兒子的三損隨手文與贈小饅的生日賀文,直白輕鬆調。


PART-1:【知己、惡夢】

 

一個人,一生擁有一個知己,已夫復何求。

若是有兩個?

那絕對是惡夢。

 

他,羅碧,藏鏡人,萬惡的罪魁,是史豔文與中原武林眾人的惡夢。

 

但是惡夢之王就沒有惡夢嗎?

藏鏡人手握苗疆兵權,統領苗疆大軍,卻總是獨來獨往,不是因為他沒朋友、沒家人。

 

而是他的朋友、他的家人根本就是惡夢一樣的存在。

 

天下的女人一個一個都不能打,唯有一個絕對要打,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家的太座,號稱女暴君的姚明月。

女暴君成日以整他與扯他後腿為樂,雖然這是愛的表現,要振興夫綱唯有動粗才能徹底表現。

 

在外,藏鏡人有兩個根本就不想承認的朋友。

 

一個是從小就穿同一條開檔褲長大、屁股有幾根毛都知道的義兄弟,一個是懶到天崩地裂依然堅持睡到飽、唯有挑釁他就會把人往死裡整的懶鬼,這種人壓根就不可能往來,結果是個不打不相識。

 

義弟千雪孤鳴說得也有理,精妙的劍術讓人刮目相看,卓絕的智慧可協助他未來兵進中原,而平時練武也就是要有勢均力敵還打不死的對象才能讓自己日益成長。

 

但打不死並不等於就可以玩到死。

任飄渺、千雪孤鳴,這兩個人見面成拜把的原因只有一個:

 

正是誰說劍客不會使蠱,又是誰說刀客不會行醫,但絕對沒有用掌的就得被兩人當實驗對象的道理,若不是交情太鐵,哪有讓這兩個將醫術跟蠱術盡往自己身上招呼的道理。

 

大哥難為啊!

 

大哥何以為大哥,就是有事大哥捐其軀,沒事大哥服其勞,軍人最威武就是沙場搏命,勝者為王,當他成為英雄凱旋歸來的時候,就是糟糕透頂的惡夢來到。

 

為了實驗新藥,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美其名是治傷,實際上根本把最新研究往自個兒身上倒。

 

結果當然是神速治癒,過程是賭上性命,逼得他端出大哥的地位吼出一句再敢把他往死裡整就打死這兩個混蛋!

 

結果這兩人一臉無辜的指責他薄情寡義。

 

義弟立刻一句:高手身邊都要跟神醫才能保你百戰不死,不然你頂著這張臉敢去外面給人醫嗎?

 

懶鬼補刀一句:是啊,江湖險惡,隨便一把就是毒藥下蠱的,我這是讓你日後進中原百毒不侵、萬蠱不蝕,好保住你這張面具不給人迷暈了看真相啊!

 

一句往死裡戳的狠話,也只有兄弟才敢這麼說了。

 

但凡事總有個盡頭,這種試蠱嚐毒又被醫得死去活來的極限挑戰,說好就到兩人成為苗疆第一神醫跟毒王後就此打住。

 

結果兩人達成苗疆頂峰那一刻還不收手,理由是:

交換心得,彼此研究,預防萬一。

 

結果用劍學了醫、用刀的學了蠱,兩人又動著大哥腦筋的時候,立刻被大哥翻桌抗議並表示一個神醫、一個蠱王,剛好往彼此身上招呼不就得了!

 

終於,歷經磨難的大哥也終於在嘴皮子上勝了一把,此後這兩人總算不來禍害他,在他領軍出發去中原禍害史豔文之時,也順道跟著一起去禍害中原了。

 

好吧,不能否認這兩個兄弟跟著自己時常也有點好事,比方說需要來點計策時就去威逼那懶鬼動腦,打架受傷的時候有神醫保著,想要休假的時候就叫這兩個人代班。

 

果然兄弟之間就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只要別拿當他實驗。


備註:知己篇中除原設外,試藥部份梗來自慧迦大濕那絕妙好圖。
圖片連結:http://www.weibo.com/1781961222/Bc3gceYan


PART-2:【三傑】

 

除卻中苗交戰之外,其他時間除了練兵之外就是閒得發慌,總是得找點事殺殺時間。

 

自從羅碧、任飄渺、千雪孤鳴三人橫行苗疆無敵手後,因此最會出主意的千雪孤鳴決定探探傳說中臥虎藏龍的中原,順便陪老大去中原找找史豔文的碴。

 

想當然爾,中苗戰事一停,羅碧大將軍休假,史豔文小元帥也絕不可能上班,此時不找更待何時?

 

中原的武林人最喜歡取稱號,特別是多人組合這玩意更是一定要有個琅琅上口的稱號才會在紅的發黑時讓人讚不絕口,所以提議的千雪孤鳴讓三人裡是頭腦最好、文采最高的任飄渺來取。

 

垂眸斜臥在躺椅上,被賦予重任的任飄渺認真地想了想。

他們來自苗疆,又是三個人,正是──

 

「苗疆三怪。」

「駁回!」

 

任飄渺方說的提案立刻被藏鏡人二話不說就打槍,坐一旁的千雪孤鳴也忙不迭地點頭附和,道:

「咱三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取什麼三怪?讓中原人當咱苗疆出來的全是怪人嗎?你不是滿腹經綸、知書達禮的嗎?好歹也取個文雅點的稱號!」

 

「文雅點是嗎?」任飄渺一臉無言地看著素來最會出張嘴的某王爺,認真地想了想,再提一案道:

「苗疆三奇。」

 

「我說懶鬼任,你根本只是想強調三個奇怪的人吧?」千雪孤鳴早看穿他心思的吐槽道。

 

任飄渺漫不經心地搖著那把招搖的羽扇,懶洋洋地說著理所當然的話:

「事實啊,我們不就三個奇怪的人?不然開團的狼主你怎會找羅碧跟我組團呢?」

 

這說來說去就是想說最奇怪的人正是狼主自己,能夠把兩個見面就看不順眼、開口就吵、舉手就打的兩個怪咖制得服服貼貼,還能稱兄道弟,這不是怪咖之王又是什麼?

 

「唉呀!取名這回事本來不是我在行的啊!」千雪孤鳴道:「懶鬼任你好歹是個書劍江湖的劍客,中原好歹也遊歷了一圈,除三奇三怪,你腦裡沒別的詞了嗎?」

 

「名字這種事就是要靈光一閃才會紅啊!」任飄渺忍著個哈欠沒出來,只差沒把內心覺得最貼切的『三損』說出來,瞥眼望向羅碧,分不清到底是褒還是貶地道:「大哥都能想到躲在鏡子裡就叫藏鏡人這種稱號,不如換你來想想?」

 

羅碧想也不想,掌一拍桌便道:「沒道理中原老是自稱臥虎藏龍、地靈人傑的,咱苗疆就只能是一票奇怪的人,就叫苗疆三傑!」

 

「好!」千雪孤鳴立刻鼓掌,道:「取得好!藏仔你果然不負眾望啊!想我們正是英雄豪傑、才華出眾、還剛受苗王頒發苗疆十大傑出青年獎,這三傑取得天時地利人和啊!靠個懶鬼任果然連個譜也沒有!」

 

依然臥在躺椅上的懶人吁了個歎氣蓋過那忍不住的呵欠。

 

一個霸氣爆屏的梟雄,一個笑盡天下的王爺,一個……唉呀!劍客素來低調,就不多提自己了。

 

這樣的三個人用「傑」?

真的不會對不起如此正氣凜然的一個字?

 

好吧!老大、老三高興就好,老二素來只要有床躺、有覺睡,一切隨意。


─待...沒有續。

评论(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