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貓耕田的大王

常在半夜隨興發帖+刪帖的種田叔叔
稿子上的一介武夫。
愛好:小說、動漫、布袋戲。緩慢地搬文。
發文:純休閒自娛,正經東西不多,凡事放輕鬆,互相尊重就好

8年前受託寫的電影企劃大綱草案。

2011年9月時因故受託寫了關於「史豔文」的劇本大綱,因沒有具體說明要什麼方向,所以以自己的考慮融合了一下當代的一些歷史背景做平行發想。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要寫雙生兄弟卻沒說,所以這篇就作廢沒使用了。

既然從電腦舊檔裡挖出來就放著當個紀念吧。
 (感謝大家幫我抓了明代是內閣首輔制 我筆記下~愛你們~mua!)

喜歡就幫我點個愛心或留言給我吧~

(另,說明一下因當時寫的快,且是書面一邊解說劇情可能走向所以用字遣詞十分直白簡單到粗暴,正式發案不是這種格式跟口吻,時隔八年放出來只是紀念也就沒再修正了,不要被誤導啦~)

--------------------

對史豔文的印象其實是童年時代的雲州大儒俠開始看 但那時太小了還不夠記事 幾乎也是家人的耳濡目染   後來要接戲時 是先看了偶  那時就是這尊史豔文 感受到一股...嗯...看對眼的FU來了這樣~ XD


而後是黑白龍狼最後一集,史豔文的新版這一目真的是一眼蕩魂~氣質真的很好~ 一開始看初偶還覺得臉太瘦  一上鏡就覺得膠原蛋白很滿~XD



也因為白衣史豔文版,在要寫電影企劃時,有三階段的考慮,因此是從初出江湖的青年史豔文開始發想。

這是與老史的一些緣份還有企劃的源起了。

而在黑白與決戰初期寫史豔文時,是想改變在我們這一代有一些對史豔文比較優柔寡斷或是過度聖人愛說教的舊印象(老實說也是不夠熟啦~)所以在翻閱查找了關於他的資料後,便針對普遍所認為的性格缺點去稍微補塑性格,因此在對上西劍流時,史豔文是比較硬的,在與反派周旋時也是用上了針鋒相對的文鬥,但因為寫的不多就不多表,大致上是這樣了~當個回憶補充下。


◎企劃、編劇:羅陵

 

時代時間:明世宗嘉靖年間

時代背景:明朝與苗人之戰、禁海令海盜為亂時期、東瀛潛伏中原時代

角色分配:

男主:史豔文

女主:劉萱姑(女性版、小廝版)

男配:戚繼光(暫定)、劉三

配角:嘉靖皇帝、張居正、日本後奈良天皇(改名)、右大臣藤原

 

反派男主:藏鏡人(羅碧)

反派主角:東劍道:風間與右衛門、鵜飼孫六(改名)、伴長信(改名);

西劍流-炎魔幻十郎、桐山守、柳生鬼哭

反派:日本左大臣

(角色名單待補)

 

 

              【故事主旨】

強調東方玄幻武俠元素的布袋戲,主角以史豔文、藏鏡人為主,此時為史豐州下落不明之後,史豔文為尋父前來福州,認識劉三與戚繼光等人。

 

              【故事概要】

鄭和下西洋之後百年,明朝海禁令與鎖國政策實施,少年史豔文與戚繼光相識,此時苗人與倭寇蠢蠢欲動,主地點於繁榮的福建月港、泉州港,日後將可能發展廣東的廣州港。

 

              【角色概要】

嘉靖皇帝為史豔文設定時代,增補戚繼光一事乃串聯背景為部份史實,且有倭寇亂華一事為輔助,強調出西劍流的禍亂,讓史豔文整體呈現更加真實與新穎,劉三酒館能使現實整體故事新穎,但故事整體依然為虛構。

 

 

 

 

             【故事大綱】

             《楔子起源》

無頭將軍‧藏鏡人由來-史豐州與羅天從之戰,戰中,水夫人產子,暗示史豔文與藏鏡人雙胞兄弟出生,太陽金星出現紫微帝星與修羅凶星之兆,羅天從闖明軍陣營劫走史豐州之子,被史豐州斷頭,奔回苗疆。(接電影片頭)

             《玄幻傳說》

傳說,史豐州攻打西域時,經崑崙山時遇王母化身贈天書三卷欲給太陽金星,史豐州藉書中記載習得絕世武功,戰苗疆羅天從時,使用天書絕學殺羅天從,但豐州始終凡人武骨,無法得天書精妙之處,天書傳子史豔文。

天書共分天地人三卷,分別記載長生不老之術(天)、奇門遁甲之能(地)、天下無雙之式(人)。

             《大綱》

《東瀛線由來》

1556年,日本忍者分為東劍道(時代假借:甲賀流)與西劍流(時代假借:伊賀流)東劍道效忠於仁心仁術的後奈良天皇,但後奈良天皇病重,左右大臣分別與東劍道與西劍流交好,左大臣獻策,欲以西劍流禁術護住天皇性命,實則是想操縱天皇,取得政權,但右大臣藤原氏則否,希望能救回十分得民心的後奈良天皇,傳說崑崙山有長生不死之術,便命東劍道主風間與右衛門(*暫名,風間烈與風間始之父,風間烈即為劍無極),進入中原求取寶典以救天皇性命。

左大臣得知右大臣計劃,重金聘請西劍流流主幻十郎攔截並也試圖取得寶典。

 

《中原線主綱》

主地點:泉州港、福州月港

在中國時代,明朝正在海禁鎖國時代,嘉靖皇帝為明朝頗有治政的名君,張居正為宰相(時年應該還是尚書,宰相應該會設另有其人且是反派)

 

此時史豐州因與苗疆最後一戰後,在回泉州的路上失蹤下落不明,實為被幻十郎率先攔截,豐州重傷墜谷失蹤,而幻十郎查無天書三卷,在此與藏鏡人有所接觸,藏鏡人告訴幻十郎到泉州尋史豐州後代,即為史豔文。

(*藏鏡人此時以背後陰謀者為主,先不出苗疆軍勢力)

 

幻十郎半信半疑,要桐山守與柳生鬼哭去調查消息,果真藏鏡人消息為真,獲知史豐州有兒史豔文,出生來歷特殊,幻十郎要回轉史豐州的落腳處-泉州截史豔文,藏鏡人告訴幻十郎他能幫忙對付史豔文,幻十郎詢問其目的,藏鏡人只說出共同目標但不同目的,他要史豔文的性命,幻十郎要史豔文的天書,各取所需,並提出幻十郎對中原並不熟,苗人與中原人世代有仇,可以助他們,幻十郎考慮利益,答應藏鏡人。

(身為東瀛魔神,創造幻術的幻十郎並不認為自己的幻術與禁術輸給中原的天書三卷,這是釀成與史豔文最後一爭勝負的由來。)

青年史豔文原於六然法師座下修行,得知父親失蹤之事,史豔文方拜別師父,前來泉州與母親水氏相聚,欲尋父蹤,路途於劉家客店落腳,結識代為照顧母親水氏的劉三。(此處豔文與男裝萱姑第一次相會與認識)

 

當時海盜猖獗,青年戚繼光任職水師,正嶄露頭角中,並與史豔文結識,一日尚書張居正來到泉州,三方結識。

三人與劉家店的酒館中正遇假扮中原人的幻十郎手下在泉州港鬧事打擂台,史豔文本不欲理會,不料東瀛忍者竟將武人打死並當場嗆中原武術低下,當時沒人敢再上台,史豔文親上擂台,將東瀛忍者打得落花流水,提到中原武術博大精深云云,東瀛忍者怒極,違幻十郎之令發動西劍流幻術,史豔文在此時才發現此人是東瀛人,以純陽功應敵,後東瀛忍者不敵失敗,戚繼光立刻派人捉拿,東瀛忍者問史豔文姓名,史豔文報出姓名後,東瀛忍者以忍術回報並自殺,此事曝露了史豔文正在泉州一事,消息被幻十郎得知,且西劍流幻術被破。

 

回到酒館,張居正與史豔文與戚繼光續聊,提及最近朝裡是非頗多,朝廷鎖國已有數十年,忽然另一派舉薦開放讓東瀛人入港進行貿易,史回問是何狀況,張居正說明另一派的某官(奸臣)舉薦讓兩邊往來,但他覺得有問題,不認同此事。後張居正問及史豐州失蹤,皇上懸念在心,問豔文是否有意入朝廷效力,史豔文道未找到父親無意為官。最後有答應張居正協助戚繼光在民間替他注意一下東瀛。張居正提及豐州失蹤不單純,不只是苗疆之事,聽到回報似乎出現過東瀛人。

 

西劍流中原秘密堂口,假冒成一處商行,幻十郎本欲擒史豔文,但大張旗鼓反而引朝廷注意,桐山守提到東劍道目前行蹤不明,怕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史豔文人在泉州港,而泉州港口龍邪混雜,建議不如先派一些手下先去會會史豔文,假意鬧事也無妨,試出史豔文的根底。

 

史豔文為查父親之死,決定以身為餌主動引東瀛忍者上鉤。萱姑扮男裝與史豔文一同出發,萱姑指出豔文對泉州人生地不熟,有人照應也好,豔文也才答應。

 

史豔文帶著萱姑去了港口探探,確實發現東瀛人變多,且都是一些偽裝成商人的武人。(發生戰事),史豔文於此二度見到東瀛秘術,但仍獲勝,史豔文逼問其來到中原的目的,東瀛忍者不願吐實,但史豔文未殺人,東瀛忍者離去時,被藏鏡人所殺,嫁禍史豔文。

 

朝中:張居正聽了史豔文的建議,上議皇帝拒絕東瀛人借港兵入中原,欲打退倭寇海盜,現有苗疆之亂,東瀛忽然前來必是居心叵測,嘉靖皇帝准張居正之議,先讓史豔文去徹查此事。

 

而泉州港被東瀛人侵入一事引起官府注意,開始重兵抽查各戶,風間等東劍道黨也不得不躲藏避開追蹤,設法欲找到史豔文。

 

風間與右衛門來找史豔文,誠懇說明欲救天皇一事,才道出關於傳說中的天書三卷,史豔文記取父親與六然法師之言,天書之事不可洩露,且不明東劍道所說是否屬實,此時豔文尚在猶豫,不料炎魔幻十郎忽然來襲,眾人不與硬拼,風間斷後被傷,史豔文護著萱姑不好出手,但史豔文親眼見幻十郎之可怕,又幻十郎以激將法欲試史豔文根底,說出史豐州死於手下之事,史豔文怒極與幻十郎對決,發出純陽之招,幻十郎被純陽掌擊中,驚其實力,此時戚繼光趕來,意外中止對決,幻十郎順手抓走萱姑,暫時退走。(此場要決定風間與右衛門是否死於此處)(來的應該會改是劍無極的阿公,一不造成後續劇情的BUG,這樣此場才能死個宗師,營造幻十郎的強、狠、毒,以及阿公對天皇的忠心,和打動與惹怒豔文之處。)

 

藏鏡人獻計給幻十郎,朝廷現在密切注意,不好行動,既然東劍道也與史豔文接上消息,不如就一網打盡,將消息放給史豔文,讓他知道史豐州墜崖之地,引他入甕,在邊界之地解決,幻十郎同意,史豔文若要救萱姑,就到約定之地見面。

 

另外事件:東劍道與西劍流分別接獲消息,天皇駕崩,右大臣被暗殺,東劍道失勢,幻十郎立刻下令要桐山守回東瀛,領四天王前去滅了東劍道。

東劍道這方,也擔心基地將被西劍流剿滅,如今天皇已死,右大臣也亡,東劍道放棄天書,要趕回東瀛,老史必須一人赴約,老史與戚兄送離東劍道之人。

 

戚繼光與史豔文討論此事,戚認為這就是請君入甕之計,豔文認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父親之仇、萱姑被擒,他一定要將人救回,非赴約不可。

 

約定之地

幻十郎與史豔文談判,要史豔文交出天書,欲一分高下。

結局,幻十郎被史豔文以純陽武學所殺,但西劍流幻術讓幻十郎雖死但不滅,被封於當地,後史豔文雖救出萱姑,但已受傷深重,不料藏鏡人率軍來圍,史豔文才知一切都是藏鏡人所謀劃,危急之刻,戚繼光領軍來救援,兩方終於正式交戰,藏鏡人最後並未趁人之危殺史豔文,史豔文此時也才知藏鏡人是為替羅天從復仇而來,藏鏡人說:史豔文與他之間的恩怨,只有生死才能了結。史豔文不明其意,藏鏡人道:勝負,現在開始。大笑中帥氣離場。

 

雖然東瀛人之亂暫時告終,但藏鏡人所領的苗疆軍,才是真正的威脅開始。而史豐州的下落依然不明。

初ENDING,角色人員表:

 

劉家店:

史豔文領聖旨,接受官印承襲史豐州領軍抗苗之職,後史豔文問及為何都不見萱姑,那時史豔文仍以為萱姑是男的,沒有懷疑過對方,結果看到女裝版萱姑登場,登時愣住。

 

正式ENDING。

 

─完─

 

评论(21)

热度(280)